当前位置:首页 > 楞严经讲义

楞严经第十卷讲什么

发布日期:2019-07-15 13:34:54编辑:李昱腾

楞严经第十卷讲什么

阿难,有些修行正等正觉三摩地的善男子,想蕴除尽了的,那么,这样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消灭了妄乱梦想,清醒时和睡觉时都是一样的清明,觉见明朗虚静,就像晴朗的天空一样,不再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前尘影事。此时观见世界中的大地山河,如同明镜鉴照般的清晰明白,来去自由自在无所挂碍不留痕迹。心体虚明照应,了脱一切过去造作的宿业陈习,唯一的微妙精真,生灭的根元,从此而披露发明。无一遗漏地观见十方世界中十二类众生的类别,虽然还没有通其识蕴,但是已观见到了十二类众生的七识种子,这是生灭的根元,十二类众生出一切行蕴,莫不如此。如同浮游的云气,熠熠清扰,成为浮动的根尘,从而究竟了十二类众生的枢穴,这叫做行蕴境地。如果这清扰熠熠的元性,即生灭根元之性而不再清扰熠熠,入于元本澄清之际,如同翻动的波澜化为澄静的水,这就叫做行蕴尽。那么,这样的人则能够超越众生的浊见,观察行蕴之所由生,由于第八识中七识种子幽深隐微,生灭妄想以为其本。

阿难,你应当知道,这样得正知在奢摩他中修行的善男子,定慧相助,正心不邪,十类天魔不能在他身上得到便宜。这时他方得开始精心研究妙明本体,穷究十二类众生行蕴的根本,然后于本类中求其生灭根元,如果生灭之根元露者,即是行蕴露出。又观察任运幽清的行蕴,七识种子圆含诸动,以及诸行本生灭元,以这种观察执为胜性,既唯于圆扰动性起计度,则于不扰不动处全无所知,因此而坠入二无因论。一种是,这人见本无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人已经察破行蕴之机,乘于清净眼根获得的八百功德,观见八万劫中所有众生行蕴之境,业行迁流,湾转循环,死而在此,生而趋彼。只见到众生轮回之处,而八万劫之外,却冥然无所观见。于是便作这样的见解,这世间十方的众生,于八万劫以来,无因而自有。由于这样计度认为,从而亡失了正遍知觉,堕落在外道之中,迷失了菩提真性。第二种是,这人见末无因,为什么呢?这人对于十二类众生已经观见到它们的生灭根元,知道人还从人生,悟到鸟是从鸟生,乌鸦原本就是黑的,鸿鹄从来就是白的,人和天人本来就是竖立著生活的,畜生本来就是横著生活的,白不是洗成的,黑不是染造的,这些从八万劫以来,并没有什么改变,可见其各各自生,没有不同的因,以此而知,我尽此形命之后,还生于我。而我本来就不曾见过菩提道,哪里又会有成就菩提的事情呢?由此当知今日的一切物象,都是从昔以来本来无因的。由这样来认识计度,从而亡失了正等遍觉知,堕落在外道之中,迷失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一外道立无因论。

阿难,有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凝固,慧觉明净,正心不邪,魔不能在他身上得到便宜。想蕴已破,欲穷行蕴,于十二类众生中,一一究其根元,观察其行蕴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圆常中,妄起计度之念,那么,这人便坠入四种遍常论。第一种是,这人穷究心与境,以求行蕴之性,穷至无所观处,则谓二处无因,在此修习中能够知道二万劫中,十方的众生,兼心与境,所有生灭,都是循环不已,不曾散失。因此以为心境二性都是常。第二种是,这人穷究内外四大根元,见众生身根这内四大与众生器界外四大的元性是常住不失的,在此修行中能够知道,四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都是体恒而不会失散的,由此计度而认为这是恒常的。第三种是,这人想蕴已破,欲穷究行蕴,故对于六根末那第七识执受第八识,心意识中,本元由处,穷研不已,穷至无所觉处,不见生灭,便谓其性常恒不坏,在此修习中能够知道八万劫中,一切众生,循环往复不曾散失,本来就是常住不散,穷不失性的,于是计度为常。第四种是,这人根本想蕴已经除尽,动相已消,露出行蕴本元,然却不知其有微细流注,因而谬谓没有流止运转生灭,心想今已永灭,理中自然成不生灭,因心所度,于是计度认为常。由此而计常的,因不达行蕴唯心所现,所以亡失正知,行蕴所覆,不见真心,所以亡失遍知,执此为常而不相信有真常菩提,所以堕落在外道,从而迷失了菩提真性,这就叫第二外道立圆常论。

又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固凝住,不起邪求之心,魔不能从他身上讨到便宜。此时他穷尽众生十二类之深本,深本既现,观其幽而不显,清而不浊,常时清扰,为诸动之根元,自他身心皆依之而建立,于是于自他法中,妄起计度,则这人便坠入四种颠倒见中,一分无常,一分常论。第一种是,这人观妙明心,遍十方界,湛然以为究竟神我,从这里则妄计我遍在十方界,凝明不动,湛然以为真常。而一切众生,皆在我心中,自生自死,我凝明不动的心体之性,乃是恒常的,那些自生自死的则是真无常性的。第二种是,这人不观其心,遍观十方恒沙国土,见到那些历劫而坏处,称之为究竟无常性,见那些历劫而不坏处,称之为究竟常。第三种是,这人别观我心,精密微细得如同微尘一样,依此运用,起惑造业,流转十方世界,性虽然并没有改变移动,但业运常迁,却能令此身,刹那变坏,因此一切死生,从我流出,称之为无常性。第四种是,这人知道想蕴尽,见行蕴常流,行蕴常流不断,故而妄计为常性,色受想等蕴,现已灭尽,故而计度为无常性。由此计度认为,一分无常,一分常故,从而堕落在外道之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三外道一分常论。

又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固凝住,不起邪求之心,魔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便宜。此时穷尽众生十二类的深本,深本既现,观其幽而不显,清因不浊,常时清扰,为诸动之根元。于时分方位中,生起妄计,那么,这人便坠入四种有边论。第一种是,这人欲穷究行蕴,穷至初生心相,于是计为生灭之元,自此以来,直至一报终尽,中间迁流之用,不曾停息,生前尽后,曾不见迁流之用,于是妄计过去未来无相续之用者,称之为有边,现在有相续之心,便称之为无边。第二种是,这人观八万劫,观彼以为生灭之元,自此则见众生灭生,至八万劫前,则寂无所闻见,遂称之为无边之性,又见有众生处,生灭灭生,遂称之为有边之性。第三种是,这人自觉心量遍于一切,于是称我得无边之性,又见彼一切人,现于我知之中,我惟知其死此生彼,各有方位,曾不能知彼无方位之知性,故而称彼不得无边之心,但有边性。况且见其死此生彼,各有方位,可知其为有边。第四种是,这人想蕴已尽,觉行蕴流,以三昧力,穷之欲空,以其所见,用妄想心路筹度,一切众生,一身之中,认为其全都是半生半灭,明其世界,一切所有,皆一半有边,一半无边。因此而计度有边无边,从而堕落在外道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四种外道,立有边论。

又有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固凝住,不起邪求之心,魔不能从他身上讨得便宜。此时,穷尽众生十二类的深本,观其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知见中妄生计度者,那么,这人便坠入四种颠倒不死遍计虚论。第一种是,这人观行蕴为变化之元,既为变化之元,其体即是迁流,有迁流即有变更,故称之为变。虽有变更,但却前后相续,有相续则无断绝,因因见相续处,即称之为恒。此变与恒相对,于八万劫内,能见所见之处,似有众生生,故称之为生,八万劫外,不见所见之处,似是众生灭,故称之为灭。此即生灭相对也,前之行蕴与后之行蕴,其中间必有相继相之因,由于不知行蕴之外,别有识蕴,只见其性不断之处,似多出一法,故名之为增。中间相续之中,尚有细微行蕴,由于心粗不见,只见其中所离之处,似少一行,故名之为减,此增减相对也。各各生处,有众生便有差别,并且各有生处之计,故名之为有。又于众生互互亡处,称之为无,此有与无相对。以理都观,用心别见。这时有欲求佛法修行的人,来问其所证之义。回答说:我现在亦生亦灭,亦增亦减,亦有亦无。在任何时候,他的话语都是混乱不清的,使得别人弄不清他到底说的是什么。第二种是,这人于十二类生中,谛观其行蕴之心,互互无处,因无因得证。当有人来问时,只回答一个字,只言其无,除此因外,不再说其它。第三种是,这人谛观十二类生的行蕴之心,各各有处,因而得证。有人来问时,只问答一字,只言其是,除此之外,不说别的。第四种是,这人谛观十二类众生行蕴之心,观见众生行蕴之中互为流转有无。其境枝岐,故其心亦乱,有人来问时,答说,亦有即是亦无,亦无之中,不是亦有。一切矫乱,无理可据,无义可凭,因而无法应别人的穷追诘问。由此而计度,矫乱虚,从而堕落在外道之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五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又有在三摩地中修行的诸善男子,定力坚固凝住,正心不邪,魔不能在他身上讨得便宜。此时他穷尽众生十二类的深本,观其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无尽流中,妄生计度。那么,这人便坠入死后有相,所以发心颠倒。或见行蕴无尽而身有尽,故存想坚固其身,依色立我,说色是我。或计度我圆含遍国土,妄计我性广大,无我则色无由立,故说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转往复,运用使作,色虽非我,但为我所用,故说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行蕴托于色因显,故说我在色。这都是计度死后有相,又行蕴常流,成为诸动之元,将来必生诸动,因而计度其四我,皆当死后有相,像这样循环而有十六相。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这两性并驱,各各不相触妨。由于这样计度且死后有相的缘故,从而堕落在外道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六外道,立五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又有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固凝住,正心不邪,魔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便宜。此时他穷尽十二类众生的本元,观其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已经除灭的色、受、想这前蕴中,妄生计度,那么,这人便坠入死后无相,发心颠倒。观尸其色灭则形无所因依,观见其想灭则心无所系靠,知其受灭则身心无复连缀,当蕴性消散时,纵使有行蕴能生之理,而无受想二蕴,那么,则与草木同此质,现前犹不可得,死后哪里会有诸相,因此而校勘计度,死后无相,像这样循环有八无相。从此或计度认为涅槃因果,一切都是虚无的,徒有名字究竟只是断灭而已。由于这样计度死后无相的缘故,从而堕落在外道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七外道,立五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又有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凝,正心不邪,魔不能在他身上得到便宜。此时他穷究十二类众生的根本,观其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行蕴存在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自体相破,那么,这人便坠入死后俱非,生起颠之论。色受想蕴之中,见有非有,因色受想现在虽无,将来必有,而亦非有二行蕴现在迁流于内是有,将来必无。虽将来必无,而亦不是无。如此则从有而无,无而还有,从无而有,有而还无,循环往复,穷尽蕴界,有无无有,从色蕴到行蕴,从生前到死后,生前四蕴,已有四个俱非,死后四蕴,还有四个俱非。于四蕴中,随得一蕴为所缘时,都言死后有相无相,又计诸行之性迁流变,悟到一切有为法皆是如此,从有到无,从无到有,彼此混淆,有既非有,无亦非无,谁是谁非,谁虚谯实,无法定论,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将来昏懵,无理可说,无言可道,从而堕落在外道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八外道,立五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又有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凝,正心不邪,魔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便宜。此时他穷究众生十二类的深本,观其幽淆,常扰动之根元,于后后无,妄起计度,则这人便坠入七断灭论,或妄计狱鬼人畜,依身而住,身死则灭。或计六歙天以欲为生因,欲尽则灭,或计初禅以厌苦为生因,苦尽则灭。或计二禅以欣乐为生因,极乐则灭,或计三禅以极乐报形,极余则灭。如此循环穷尽七趣边际,现报已灭,灭已则转受他报,不再有此报,这样此报则成断灭。由此计度,死后断灭,从而堕落在外道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九外道,立五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又有那些在三摩地中修行的善男子,定力坚凝,正心不邪,魔不能在他身上得到便宜,此时他穷究十二类众生的深本,观其幽清,常扰动之根元。于后后有,妄生计度。那么,这人便坠入五涅槃论。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而生爱慕之心。或以初禅性无忧故,或以二禅心无苦故,或以三禅极悦随故,或以四禅苦乐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迷有漏天,作无为解,以这五处为安稳之乡,为最胜清净者之所依住,如是由劣向胜,生灭不停,如此循环由欲天以至四禅,各计最胜,各为五处究竟,由此计度,五时各现涅槃,从而堕落在外道之中,迷惑了菩提真性,这就叫做第十外道立五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阿难,像这样的十种禅那狂解,都是行蕴中妄念正念间杂而起交互涌动,因此才出现了这样的邪悟。众生顽愚迷昧,不能自己忖量,分辨思维,逢到这些景象现前时,把迷妄当作悟解,自己声称登入圣境,造成大妄语,从而堕入无间地狱。你们必须将如来的话语,在我灭度后,传示给末法时期的众生,遍使他们觉了前面所讲的十种邪解

的道理,不要让他们心魔作怪,而造炸下深重的孽障,你们要保护众生,消除息灭他们的邪见,教其身心开觉海常住之真义,从而在修行无上觉道中不发生枝岐。不要因心中祈求速证,以致得很少的进步便满足不前。而且要给他们指出成就清净大觉悟者的目标。

阿难,那些善男子在修行三摩提中,行蕴尽后,诸世间性及幽清扰动之同分生机,皆忽然隳裂破坏,沉细纲纽,补特伽罗,酬业命根,感应悬绝,于涅槃性天,即将发大明悟,妙性将现,此刻情景犹如雄鸡在昏夜中看到东方天色已有精明之色,即将鸣叫一样。六根既虚且静,于行蕴尽时不再驰骋流逸,灭绝迁流。内根外境,同归湛明,内外相尽,故入无所入。深达十方十二类众生受命元由,观察其根由执持其本元,而此刻行蕴已尽,果报不牵,所以诸类不召,无行无业。唯见十方世界,乃同一识性,识精元明,常常现前,不再沉坠,幽幽秘秘地发现佛性,这就叫做识蕴境地。如果于群类果报召牵,无业运故,虽召不召,已获同体识性,于此消除磨了六根根性差别,合时圆融不二,开时成就大用,互相灵通,互为清净无碍,这时十方世界以及身心犹如吠琉璃一样,内外都是明彻的。这叫做识蕴尽境地。如此一来,这人就能超越对命的浊暗不见,回观识蕴之所由生,即是真如体上,一念无明妄动,故为罔象,真妄和合,非一非异,故为虚无,乃是罔象虚无颠倒妄想作为其根本的。

首页12尾页

本文链接:楞严经第十卷讲什么

上一篇:楞严经和金刚经区别是什么

下一篇:楞严经读诵仪轨

相关文章

  • 哪个法师讲楞严经好

    楞严经是一部大经,也是有着大智慧的经文,所以不但有众多的人去修行,也有众多法师在讲解这部

    2019-08-01

  • 楞严经第一卷白话文

    这部经是我亲自听佛陀宣讲的。那时,世尊在舍卫国的只园精舍,与大比丘等一千二百五十名僧人在

    2019-08-01

  • 楞严经白话文卷二

    那时候,阿难和大众们听闻了佛的教诲,一时身心安稳泰然,意织到自己从久远以来,就已失却了本

    2019-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