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楞严经讲义

楞严经第四卷讲解

发布日期:2019-07-13 16:03:41编辑:姚子涵

楞严经第四卷讲解

这时候,如来弟子富楼那从座中起立,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礼如来,并对如来说:大威德的世尊啊!你最善于为众生演示如来佛法第一义谛。世尊,你常常推举我是‘说法第一’,现今我聆听如来的微妙法音,就像聋人听百步之外的蚊虫鸣叫。本来我不能看见,现在更不得有所闻见了。佛虽然已宣示了如此妙明法音,使我等拔除疑惑,但是现在我仍然不能详解这第一奥义,不能达到无疑无惑的境地。世尊啊!阿难他们虽然有所开悟,但是积聚的烦恼并未漏除,法会中许多已尽灭种种烦恼的修习者,既使在领承了如来所说的法要之后,仍然存有疑惑。世尊,如果世间一切根尘,一切蕴、处、界,就是如来所说五蕴,六根六尘、十二处、十八界这些,且都是如来自性,本然清净,为什么他们突然现出山河大地等等有为相,而且这些有为事物相续相继地迁变流转,周而复始?另外,如来又说地、水、火、风等本性圆融,盈布法界,湛静常住不动。世尊,如果说地性遍在,那么,什么地方去容载水呢?又如果说水性遍在,就不会有火生出。为什么又说水和火都遍在于虚空,相互间并不抵触逼迫?世尊啊!地性阻塞障碍,空性虚廓通阔,为什么说这二者都遍在法界而并不抵触竞争?我不知这个奥义的根本所在,祈愿如来流布慈力,拨开我等心上迷云。说完这些,富楼那即五体投地,渴盼如来发布无上教诲。

这时,如来告诉富楼那以及法会中其他漏尽无学与各位阿罗汉:今日如来在此楞严法会中宣示了无上胜义,但你们这些声闻修行者和所有未能明了空和无空的二空奥义的修行者们,以及所有回向上乘阿罗汉的修者,都能获致成佛的唯一寂灭湛静境地,都能驻持在菩提道场,也能登上无上修行的道路。你们仔细谛听,我将为你们宣说。富楼那和大众一起默然承听如来法音。

如来说:富楼那啊!正如你所说,世间一切本然清净,为什么突然现出山河大地?你没有听如来宣说觉的真性是无上的明,是无上认知了别智慧,本真的觉亦是认知了别的无上灵明吗?富楼那说:世尊,我曾常听闻佛宣说这个义谛。如来说:你所说的觉明,指的是觉的本性是无上认知了别智慧呢?还是只是无了别智慧的觉,即不明的觉,而我们则要去明了它,所以称它为明觉?富楼那说:如果以不明来称名觉,那么觉就无听明了,如来说:如果觉没有能认知别的明的智慧,那就不会有什么明觉。有无觉的事物,但是没有无明的事物,无明也不是觉的湛净妙明,而是痴暗。觉的本性一定是明,即一定是无上认知了别的智慧,妄乱生起,欲去认知了别这个觉的体性。觉知的体性并不是能被认知了别的事物,所以,觉知的体性,如果依妄想认知而成为对象,觉知就被会妄乱建立起来,其巳经是妄乱的建立,从而依此妄立的觉知,就生发起作的种种妄乱作为。妄乱觉知一经功用,就在本来的无同无异中,分成了觉知的主观自我一方面,和觉知的客观存在另一方面,从而生发相异出来,相异中又叠加相异,并且只能在此相异对立之中建立起种种相同,在觉知的相同与相异间互相又生发显示,因此又产生了无同无异的事物。这样相互间杂乱摇动,和相互间的依持、对待,就生发起了种种烦劳作用,烦劳久了就生发出尘物世界。尘物世界间事物的种种相互扰动混杂,引起了尘物世界的烦劳、烦恼,由此也生发起了世界。平静不起扰动,就成为虚空。虚空间只是同一,尘物世界间只是对立。而这当中无同异之分的,都是有为法界。

觉知的认知了别本性是空,由于妄想执起而晦昧不明,觉知间的对立、异同生发起摇动,于是有风轮执持在世界之中。依持著虚空生出摇荡,坚执欲明之心凝结,于是有滞碍事物的生起,那些金属物,就是因明觉而建立起来的硬形物质,于是有金轮出现保持看各方国土。坚硬的东西成为金宝,摇动的东西成为风力,风和金相激相摩,于是有变化无端的火光生起。由于这些事物体上有水气出来,水气被火蒸发上升为水,于是有水轮含蕴了十方世界。火向上升腾,水向下降落,它们交相生发建立起形质物体,湿的成为大海,干的成为陆地。如此情形,所以大海之中常常会有火光腾起,陆地上常有江河流注。水势弱于火时,就聚结成为高山,所以山石相击能出火光,山石碎融了就成为了水。土势弱于水时,就抽形成为草木,所以林木被火烧以后就会成为土灰,挤压林木就会挤出水来。这种种事物相互为种子而交相妄乱生发,由于这些因缘,世界也就相续相继下来。

另外,富楼那,欲明的妄想发生,妄相建立,责任在你不明白性觉的妙明,却妄想去明白它,一念妄动,妄相就建立起来。所觉知的妄乱一经建立,认知的理序也就不可逾越了。由于这个因缘,听觉不能超出声之外,视觉不能超出色物之处,色、声、香、味、触、法等尘物亦只能由眼、耳、鼻、舌、身、意等认知而妄乱成立,于是种种见闻觉知就被分别开来。它们又常因欲求思念的作用而相互纠缠,如是分分合合变化无端,灵现一见缘处的一点明色,即生发出色尘,色尘生发就产生了想念,不符合想念的色尘互相间对立仇恨,符合想念的色尘间就融合为爱欲,爱欲流行结成种子,想念集纳于根门,就结为胚胎,如此交相作用下,吸引各种相同的欲求思念,于是有种种因缘关系,由精血孢卵而胚胎成形等过程,而产生种种胎生之物、卵生之物、湿生之物、化生之物,这些生物都是随其所感而生发出来的。卵生之物生发于想念胜妙境的妄念,胎生之物有情于欲乐境而生发,湿生之物往附于新境而生,化生之物厌离于旧境之可憎而生。如此种种想念,有情、往附、厌离的爱生形式,各自相互间又有种种变化移易,一时之间所有欲求、思念、想像,等等众生的业力,纷纷逐趋著众生往这些起伏沉沦的事物之处去受生。由于这种种因绿,众生也就相续相继下来。

富楼那啊!想念和爱欲纠结在一起,相互珍爱不愿分离,如此,世间的父母子孙才相生相继不曾间断,这样一类众生,他们就是以贪欲为本。贪欲和爱恋一起滋生,贪欲便不会停止,那么,世间种种生物,如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等,就会依持各自力量的强弱,相互间竞争吞食,这一类众生,就会以贪杀为本。人为吃而杀羊,羊死后转为人身,人死后又转为羊身,这样直至卵生、胎生、湿生、化生等十种生物之间,其生生死死,都是如此吞食残杀,由此,种种恶业欲求都与生命共生,一直穷尽到未来无际之时永无休止。这一类众生,就是以贪盗为本。你欠我的命,我还你的债,如此种种因缘,历经百千劫的时间,都是在生生死死之中。你珍爱我的心,我怜爱你的姿色,如此种种因缘,历经百千劫的时间,都是在缠裹不清之中。以此贪杀、贪盗、贪淫立为根本,如此种种因缘,恶业果报相续相继竟不停息。

富楼那啊!这三种相续的颠倒妄相,都是由于本觉妙明,却妄为明觉的缘故而生发,由此认知了别的妄为而生种种相,由妄乱的明觉而生出山河大地等等。种种有为事相,就是如此相续相继,次第流转,都依持著虚妄觉见流转不息,周而复始。

富楼那说:如果这个觉见本来是妙觉明见,其与如来本心一样,不增也不减,于无状之中忽然现出山河大地以及种种事物,那么,如来,现在明觉已是妙明空性,山河大地以及种种事物,种种有为习漏,它又怎么能再生出呢?如来告诉富楼那:譬如有一个迷路之人,他来到一个村落,误以为南面即是北面,这个迷途之人是因为无明而迷路的,还是因为本觉而生出迷惑的?富楼那说:这个迷途之人,并不是因为其无明,也不是因为其本觉而迷路的。为什么呢?因为无明本来就没有根,又为什么是因为无明呢?本觉不会生出无明,而说是从本觉生出?如来说:这个迷途之人正迷惑时,突然有一个明白方向的人指示他,令他开了悟,富楼那,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人纵然在这个村落里有了迷惑,以后他会不会又生出迷惑来?富楼那说:不会的,世尊。如来说:富楼那,十方如来佛也是这样。这个迷惑本来没有自己的根本,它的本性毕竟是空。本来没有迷惑,只有迷惑了的觉见。觉见到迷惑,迷惑也就灭绝了,觉见并不会再生出迷惑来。犹如眼睛长有翳膜的人会看见虚空中的花,一旦除去翳膜,这花也就从空而灭了。这时,忽然有个愚蠢的人,在那空花已灭去的虚空地方,等待著空花再生出来,你认为此人,他是愚蠢还是聪明?富楼那说:虚空本来没有花,妄见到花的生灭,看到空花已灭的虚空上这已经是颠倒,怎么还要等待那空花的再生呢?这实在是又痴又狂啊!哪里还说得上这个狂痴之人是愚还是慧?如来说:正如你所悟解的,为什么还要问各方如来佛的妙觉明本是空、怎么才能再生出山河大地呢?又比如金矿与种种金属物质杂乱处在一起,但是金矿一经过炼成精纯,就不会再成为原来混杂的状态。又好比木头烧成了灰、就不会再成为木头,各方如来佛的真如菩提涅槃,也是这样的情形。

富楼那,你又问,地、水、火、风本性圆融,盈布一切世间。但是为什么水火二性并不会相抵触而毁灭,为什么虚空及大地等,都是遍布于形质世界之中,它们本来并不是相容相和的?富楼那啊!譬如那个虚空,它的形质不是种种物相群集而成,但是它并不拒斥那种种物相在其中生发。为什么这样?富楼那啊!那个巨大的虚空,太阳照射时它就明亮起来,云层遮障时它就昏暗起来,风吹拂时它就摇动起来,天气澄澈时它便清朗起来,云气凝结时它又浑浊起来。尘土聚积就成为土堆,水澄静就可以映物。这些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些种种不同的事物是从那些事物之中生出,还是从虚空中生出?如果这种种事物是从那些事物中生出的,那么,当太阳照射时,十方世界全体就是太阳,为什么会在空中又看到一个太阳?如果是虚空自己生出光明,虚空就应能够自照,可是为什么深夜云雾遮障时,虚空中不生出光亮呢?应当知道,这个光亮,既不是因日而生,也不是因空而生。同时,它既不与太阳相异,也不与虚空相异而生。观见所见的事物本来就是虚妄的,一定不能指出实体来,就像等候空花再生一样,只能结成一个空果而已。还有必要去诘难水火二性不相抵触灭绝的奥义吗?观见的真性只在妙觉明见,妙觉明心本性圆融,在没有显示其虚妄的假相之前,先就融摄了水火二性的对立,在本真观见之中,为什么要说水、火不相容的呢?本真的妙觉了知也是这样的情形。

你以为空一旦被认知了别,就会有空现示出来,地、水、火、风各自都被认知了别时,它们就各自现示出来。如果它们一起被认知了别,就会一起现示出来。那么,什么是一起现示?富楼那,就如在一团水中现出太阳影子,二个人一同观看水中之日,他们一个往东走,一个往西走,就会分别有二个太阳随著他们走。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并不一样,但是,我们知道太阳只有一个,为什么还要说他们各有一个太阳在跟随呢?既然各有一个太阳相随,就应当有二个太阳,为什么各自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太阳呢?所以,怎样说都是虚妄,没有凭据可证明是正确的。富楼那,你以为色境和空境在如来藏中相倾相夺,但是,如来藏却是随顺著众生业力,而现示为色境和空境的,并遍在于一切事物之中的。所以,在一切法界之中,显示种种现象,风吹而有物动,空阔而有澄明,日照而有光亮,云积而有昏暗。众生迷闷无知、违背妙明觉见去应和尘物,应和久了,便生出种种业力烦劳,于是世间种种形质障碍尘物烦恼生出。我则以为,妙明觉心不生不灭,契合于如来藏中,而如来藏就是妙觉明心、其圆照一切法界。所以在如来藏中,一即是无量,无量即是一,小中有大,大中有小,不动清净道场遍在于十方世界,一身即含有十方无尽虚空,一毛发类上现示无尽宝刹,坐在微细尘埃里就可以转动大法转。这是因为灭尽尘缘妄境,归合于妙明的真觉,所以才生发出真如妙觉明性。如来藏本来即是妙圆真心,即是无上圆满心体,所以他不是认识心,亦不是空境。不是地,不是水,不是风,不是火。不是眼、耳、鼻、舌、身、意,也不是色、声、香、味、触、法。不是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亦不是意识界。既不是明,也不是无明,亦不是明和无明的灭尽。如此乃至既不是老,也不是死,亦不是老和死的灭尽。不是苦,不是集,不是灭、亦不是道。不是智慧,也不是得法。不是布施,不是善性,不是精进,不是忍辱,不是禅定,不是般若智慧,不是波罗蜜多究竟彼岸,这样直到不是如来,不是佛,不是三藐三菩提心,不是大涅槃。不是常住,不是欢喜,不是本我,亦不是清净天。因为如此既非世间也非出世间种种事物境界的缘故,所以如来藏的本真明妙心体,既是认识心,又是空境。既是地,是水,是火,又是风。既是眼、耳、鼻、舌、身、意,也是色、声、香、味、触、法。既是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也是意识界。既是明,也是无明,亦是明和无明的灭尽。既是苦,是集,是灭,也是道。既是智慧,也是得法。既是布施,又是善性,既是精进,亦是忍辱,既是禅定、又是般若智慧,亦是波罗蜜多究竟彼岸,这样直至既是如来,又是佛,既是三貌三菩提心,亦是大涅槃。既是常住,是欢喜,是本我,亦是清净天。以这样既是在世间,又是出世间一切事物的缘故,如来藏的本真妙明心体,既远离一切是,也远离一切不是,既是一切的是,又不是一切的是。为什么沉沦于世间欲界、色界、无色界种种有为事物之中的众生,以及出世间声闻、缘觉这些修行者们,都以他们各自所知的心来测度如来的无上菩提,是将世间言说引入到佛的真知真见之中吗?这就譬如有琴、瑟,箜篌、琵琶这些乐器,它们都能发出美妙的声音,但是没有灵巧手指的弹拨,那美妙声音终不能发出来。你与众生也是这样,你们的宝觉真心原是各自圆满生光的,就像我用手指一按,海印之光就熠熠生起,可是只要你们一举识心,尘劳就会生起。这都是由于你不能精进求取无上觉道,反而却贪恋小乘修行,以此小道修行为满足的结果。

富楼那说:我与如来宝觉圆明真妙净心,本来是圆满无差别的,但是我从无始久远以来即遭妄想,长久沉沦在轮回之中,即使今日得皈无上觉道,仍然未能究竟。世尊,既然一切妄念都已灭绝,只有妙性常存,敢问如来,一切众生为什么会有妄想,从而自蔽本真无上知见,遭受流转轮回呢?

如来对富楼那说:虽然你已经拔除了迷疑,但是仍然有疑惑没有除尽,我且以世间现示的事物再来问你。难道你没有听说室罗城里的演若达多的事吗?他早晨起来,忽然想起去照镜子,这时他很喜欢镜子里的头有眉有眼历历清晰,却诧异自己的头,说是看不到眼睛眉毛,可能这是妖魅的头吧?一时,他就惊恐无状狂跑而去。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人为什么会无故狂跑?富楼那说:这个人心生了狂想,再无其它原因。如来说:妙觉圆明心本来即是圆妙的,既然说它生起妄乱,怎么会有原因呢?如果有所原因,又怎么说它是妄乱生起的呢?种种妄想并无本因,而是自身由微细而渐粗,次第辗转相互为因的。迷从迷中集积起来,遍历世间劫时,虽然佛已经阐明了这些,仍旧不能返回到妙圆觉心来。迷惑的原因,从迷疑里生出。认识到迷疑没有本因,妄想也是无所依持,既然没有生起,如何能将它灭去呢?得到菩提智慧的人,就像睡醒的人说梦中之事,尽管心中将梦中之物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怎么可以取得到梦中之物呢?何况没有原因,也就是本来一无所有。像城里的演若达多,怎么会有原因去惊恐自己的头没有了呢?如果狂性一停下来,头不是仍然在自己身上吗?实际上即使狂性不停息,头也从来没有遗失啊!

富楼那,这就是妄想的本性,它是因为什么而能存在呢?只要你不去追随世间相续,众生相续和业果相续,断绝这三种缘,杀、盗、淫这三种恶业的细因就不会生起,那么,你心中如演若达多一样的狂性就会歇止下来,狂性一旦歇息,就圆满成就了菩提妙心。无比净明心本来遍在于法界,并不是因人才得到,为什么要去辛劳精勤去修证它呢?这就譬如有人在自己衣服缝隙中有如意宝珠而不自知,反而却因为穷困到他乡去奔走乞食。虽然他贫穷,但是宝珠并没有遗失,这时,突然有智慧之人指示出来,于是他便能随心所愿,过了富裕的日子,这时,他才悟解到,神珠自己本有,并不从外而得。

这时候。阿难在大众中顶礼佛足,起立对如来说:世尊宣示之贪杀、贪盗、贪淫三种恶业,又宣示了断绝三种相续的缘,三种因就无从生起,然后像演若达多那样的狂性就会歇止,狂性歇止即是菩提,菩提遍在法界并不因他人而有。这里因缘的作用皎然分明,为什么如来要完全放弃因缘的说法呢?我就是悟解到因缘的道理才得开悟的啊!世尊,不止像我这样年少无知的有学声闻修习者是这样,既使是今日法会中的大目犍连、舍利弗、须菩提等德高望重的修行者,他们都是从老婆罗门修道者那里听闻到佛所说的因缘之后,才发心开悟而成就无漏智慧的啊!如来今日说菩提妙心遍在法界,不是因缘所生,那么,王舍城里拘舍犁等外道修行者所说的自在自然,不就成了佛法的一义谛了吗?恳请如来垂赐悲心,开启我的迷闷吧!

如来告诉阿难:正如城中演若达多的狂性因缘,如果能灭除,那么不狂之性,自然而然就现示出来。关于因缘与自在自然、其道里到此为止。阿难,演若达多的头本来就是他的头,是他的头就是自然自在,不然的话,就不是他自己的头。是什么因缘使他惊恐狂走呢?如果头是自在自然的,是因缘而使他惊狂的,头又为什么不是自然自在?是因缘的缘故使其遗失的。头本来就在,既使狂性妄乱生起,它也没有变易,又何必要什么因缘呢?如果说狂性本身是自然自在的,未狂之时、狂性又潜藏在哪里?如果说不狂也是自然自在的,头本来就不是妄念所认为的那样,又为什么要狂走呢?如果悟解到自己的头本来即在,是识性发狂使其狂走,那么,你就会知道,不论是说因缘,还是说自然自在,都只是戏论而已。所以说,断绝三种相续之缘,即是菩提心。菩提心生起,生灭心就灭除,这只是与生相对而言的灭,依然是生灭,只有生生灭灭灭灭生生都灭尽,没有任何的造作功用、才是灭生都尽。如果有自然自在之物,那么就该明白这个自然心生起,生灭心就灭除,这也是生灭。没有生灭的,才叫做自然。就如世间种种事物杂和成为一体,叫做和合性,那些没有和合的,即称为本然性。本然的不是自然的,和合不是并合,并合与自然都不是,以至于离和合也都不是。这一句才真正叫做无戏论法。到了这个地步、菩提涅槃还在遥远之处,不是你历经劫难辛勤修习就可以证明的,既使你忆想著十方如来佛,诵持著十二部经,以及知道无可计数的妙理,也只能有益于种种戏论而已。你虽然谈论著什么因缘、自然,似乎也明白肯定,人们称你为‘多闻第一’但是,这积集了许多劫的多闻薰习,并不能使你免离摩登伽女的魔咒,还须如来佛的大神咒去熄灭摩登伽的淫火,令其得阿那含果位,永断欲界妄念,入佛成就精进,令其爱河干枯,这才令你得到解脱。阿难啊!虽然你多少劫时之中都忆持著如来的密义妙严,还不如一日发心修习无漏智慧,远离世间爱憎二种苦。就像摩登伽女过去世是淫女,一经神咒之力销除了爱欲,就入法中成为比丘尼,与罗侯的母亲耶输陀罗,一同悟解了自已的宿世因缘以及历世因缘,悟解到贪爱是苦,于是一心修习无漏智慧,或许,因此而能挣脱尘世烦恼纠缠,蒙受佛的授记。你怎么还自己欺骗自己,让自己滞留在种种听闻之中呢?

首页12尾页

本文链接:楞严经第四卷讲解

上一篇:楞严经什么人可以念

下一篇:海涛法师讲解楞严经

相关文章

  • 哪个法师讲楞严经好

    楞严经是一部大经,也是有着大智慧的经文,所以不但有众多的人去修行,也有众多法师在讲解这部

    2019-08-01

  • 楞严经第一卷白话文

    这部经是我亲自听佛陀宣讲的。那时,世尊在舍卫国的只园精舍,与大比丘等一千二百五十名僧人在

    2019-08-01

  • 楞严经白话文卷二

    那时候,阿难和大众们听闻了佛的教诲,一时身心安稳泰然,意织到自己从久远以来,就已失却了本

    2019-07-30